灵异

懒,宅,渣文笔

【锤基】火烈鸟(部落首领锤X火烈鸟基)非常天雷鬼畜慎入!!!

脑洞源@Akiyu_ 太太的火烈鸟基,感谢太太授权~
这里是辣鸡小学生文笔OOC天雷慎入!

楔子
“母亲,再给我说一遍那个传说吧。”
“那个传说?”
“是的。”
“好吧,不过听完以后,就要乖乖上床睡觉了,好吗?”
“以神的名义起誓!我,索尔。奥丁森,在听完这个睡前故事后,就上床睡觉!”
“真是。。。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这是关于最早神明的传说。最早的时候,我们信奉的神明只有一个,那就是火烈鸟。在他刚刚降临大地之时,他温柔慈爱,对森林里他的子民以庇护,他教导他们,引领他们,甚至不惜以自身为代价,飞往南焰山,让天火染上自己的羽毛,将火种带回,为他的子民带来光明。据说他归来时,漫天烈火染红了天空,人们敬畏的跪在地上看着他,对他祈祷,并因此将其称为火烈鸟。所以,最早的时候,所有部族供奉的神明都是他,为了感谢他为我们带来了生存的希望和火种。”
“但是后来呢?为什么现在我们不再供奉他了呢?”年幼的索尔睁大眼睛,望着弗丽嘉问。
“后来?后来新神诞生了,也就是现在我们所供奉的新神。但新神的诞生往往意味着旧神的消亡。本来温柔而慈爱的火烈鸟,无法忍受神力日渐被剥夺的痛苦,并出于嫉妒和不甘,刺杀了新的神明。他成功了,却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新神受到重创,不得不离开部族返回天上修养,从此只派下分身降临人间。而火烈鸟则被杀神力量所反噬而死去,从此无人再见过他,包括他的部族,也这样静悄悄的消亡了。好了,这就是今天的睡前故事了,晚安,我的宝贝。”
“等等母亲,我还有一个问题,旧神他,长得是不是很美?我之前在父亲的藏宝室见过他的雕像,就是白色大理石雕的那尊,真的太漂亮了。”
“是的,那位旧神很美。传说中这位神明黑发绿眼,皮肤白皙,羽毛火红,就好像天边晚霞一样艳丽。这就是他的传说了,你真的该睡了亲爱的,晚安。”
“晚安,母亲。”
一,初见
“我敢打赌,你觉得没有胆量一个人走进那片森林的禁地。”范达尔望着那个神秘幽深的入口,笃定的说。“那你输定了,赌什么?”索尔问。“赌一颗粹蓟。”霍根插话道。“真的?那你准备好吧,我去去就来!”长大了一些的索尔处在那种男孩子特有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简单的激将法就可以让他们干出数不清的蠢事,与大人对着干的叛逆心理也与日俱增,他毫不犹豫接下了挑战,只带上了他的锤子就冒冒失失闯入了森林。
“记得带信物回来啊!”看着索尔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他的两个损友在身后大声喊道。索尔漫不经心挥挥锤子表示知道了,就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探路上。
被划为禁地的这片森林一片黑暗。地上各类植物的根茎交缠,时不时就会将人绊倒;面前还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不知名的灌木,有些还挂着小刺,索尔的衣服已经被划开了几道口子,手上为了拨开这些碍事的丛林也被划了几道,而天上则是被遮天蔽日的巨树枝叶所盖,只有偶尔一点稀疏之处漏出一点点阳光洒落在地上。但这一切都没有打消索尔的好奇心,而且出于索尔少年人的好胜心,他也不愿意就此返回被范达尔他们取笑,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向前。
不知走了多久,索尔已经算不清了,他用力的拨开面前的层层叠叠仿佛什么巨型门帘的藤蔓,“这该死玩意儿…”他抱怨道,但正当他以为还要继续在黑暗的森林中摸索前进时,一道耀眼的阳光却穿过藤蔓缝隙打在了他脸上,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风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一切在他的意料之外。这里既没有范达尔说的凶神恶煞的怪物,也不存在霍根编造的暗无天日的牢笼。眼前是波光粼粼的湖面,蔚蓝的天空,金色的阳光和柔软翠绿的草地,美好的仿佛一个甜蜜的梦。
“我的狮神啊…”索尔喃喃道。但随即他就兴奋的跑到了湖边,撩起了一捧水花。清澈的湖水溅在他的身上,他望着湖中自己的倒影,穿过森林的他自然没有多好看,脸上手上满是尘土和一些细小的划伤擦痕,身上的衣服也被划开,于是他索性脱了衣服,跳入湖中洗了起来。
冰凉的湖水是洗去疲惫和尘土的最好选择。索尔在湖里游了两圈,彻底洗去了自己之前穿越森林的尘土。正当他准备上岸四处找找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信物可以证明他来到了禁地深处,他突然听见了另外一边树丛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
有敌人!索尔紧张的握住了他的锤子,眼睛紧紧盯着传出声音的那片灌木,会是什么呢那里?范达尔说的九头蛇?霍根悄悄告诉自己的大蜥蜴一样的龙?还是大姐海拉说的巨狼?
都不是。
树丛里慢慢探出头的,露出半身的家伙和索尔想象的怪物大相径庭,不是蛇,不是龙,更不是狼。而是一个年轻男人的脸。
可能平时我们形容男人的容貌都会说帅气或者英俊,但索尔觉得面前这个男人似乎都不适用于这些词汇,只有惊艳和美可以概括他所见的这个男人的外貌。这个男人也正在打量着他,眼里充满了好奇和探究。索尔注意到他翠绿的眼眸,仿佛那次父亲出征带回来的上好翡翠,黑色的半长发垂到他的肩上,几缕不听话的落到他的锁骨上,阳光打下来,更显的这位不速之客白的反光,就像那尊藏宝室里的白色大理石雕像。看着这位男人,索尔情不自禁的开口询问:“那个,先生,您是…?”
TBC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