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

懒,宅,渣文笔

【锤基】解除封印的正确方式

复联三剧透有,慎入!
这里逻辑稀碎智商下线文笔小白 !
这里逻辑稀碎智商下线文笔小白!
这里逻辑稀碎智商下线文笔小白!
大概就是希望他们有一个好结局吧…虽然我真的不觉得基妹死了毕竟拿来捅灭霸的小刀刀不科学!拒绝接受基妹GG!本文就是写来自娱自乐喂自己吃糖的…全程无刀欢乐向…?



楔子
“我保证我们会活着看见第二天的太阳的。”
“不-------------------”
“他很擅长装死对吧?但可惜这一次,他再也醒不过来了。”
一,开端
洛基死了。他冷静的站在自己的尸体旁边,看着自己那个蠢哥哥抱着自己尸体嚎啕大哭,看着这艘船在宇宙中炸成烟花,看着漂浮在宇宙中阿斯加德人的尸体。现在这算什么呢,他想。前一分钟,自己和索尔才放出了苏尔特尔,烧了金宫,引发诸神黄昏,还让自己那个刚刚才做完护发保养的大姐和他互掐着落下彩虹桥,自己则成功扮演了阿斯加德救世主,带着人上了飞船,和他哥要一起去中庭。哦对了,自己那个瞎了一只眼的哥哥还坐在一张破椅子上登基了,还说了那么肉麻的,“如果你在这儿,我真想给你一个拥抱。”这种话,甚至在那个拥抱后他们还在房间里来了一发,自己现在还能回忆起他哥身上的那玩意的的温度热度还有他乱七八糟的话语和凌乱的亲吻。但现在,一切归零,over。
其实说真的,洛基从不觉得自己会死。况且被人掐死这么憋屈的死法。而且这样英雄的,伟光正的死去,太OOC了,他想。这完全不符合他诡计之神的身份。他也想过去追索尔,以灵魂状态跟随着他,但比较不幸的是,在他准备走过去,哦不对,是飘过去的时候,索尔已经被外面那风暴卷到了不知名的角落,自己也无法追上了。
说来也奇怪。这么多年都是索尔在追着他,跟着他,拽着他,求着他回家。不论自己跑到哪里,索尔永远会找到他,然后重复的说着那一套回家的大团圆说辞。直到在萨卡讲明心意,他不得不别别扭扭的承认自己这个蠢哥哥在失去他美丽的金发后终于双商上线,反将他一军,让自己,好吧,心甘情愿的和他回去,成为彼此的陪伴,走向那些中庭人说的,那叫什么来着?幸福快乐的完美结局。
可惜了。邪神的灵魂叹了一口气,这个完美结局还没热乎几分钟,就被打散了。那么自己现在应该去哪?追着索尔?但要怎么追?这可不再是之前他和索尔玩的离家出走的小游戏了,没有留下心照不宣的线索,没有蛛丝马迹,没有可以询问的人,只有这茫茫一片的宇宙。洛基突然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给索尔安上一个什么追踪魔法或者定位魔法,可能是对索尔总能够找到他这件事情过于自信了,导致现在在这种尴尬局面。
“你想找到他吗?”正在邪神长吁短叹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了一个细细的声音。
“谁!”洛基神色一厉,猛地转过头去,却没有看见人,只看见一个小小的,蓝盈盈的光球浮在他的身边。
“你是什么玩意儿?”洛基皱眉打量着那个球。他自诩通晓各类魔法典籍,看过无数的上古传说,但似乎没有一种可以和自己面前这小玩意对上。
“我不是玩意儿。。。”蓝色光球可怜兮兮的说,但想了想发现自己这话里似乎有严重的语法问题,立马改口:“不对,我是玩意儿。。。不不不,算了,这么说吧,我是愿。”
“那是什么?”洛基更加迷惑了,“怨恨?”他自嘲一般的笑了,“”我知道我的仇家不少,但这么执着的,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所以说,你也是来杀我的?”他绽出一个熟悉,属于邪神的带着恶意的笑容,“我已经死了,你来晚了。”
“不,我不是来杀你的。”蓝色光团否认道。“我说了,我是愿,来自希望你不会死去的人们的祈愿。”
“哈?什么?”洛基有些讽刺笑了起来,wow,除了索尔,除了弗利达,第一次听说还有人会为自己祷告,祈求自己的平安而不是诅咒自己去死。不过说真的,向谁祷告?神?可他自己不就是神吗?那么这算什么?神明的神明?
“你不必纠结我的来历,”蓝色光团说,“我只是,想来和你做个交易。”
“交易?”洛基面上维持着那种讽刺的笑容,但心中却一喜。九界第一银舌头绝对不是浪得虚名,而且提出交易,对自己来说,还有几分胜算。“你想要什么?”洛基问。
“我想要解放。”光团说。
“解放?将你打碎重组?还是你在一个什么封印中?”洛基略微一想,大概也就猜到了。“那你需要我做什么?先说好,我这样的灵魂状态,可用不了太多法术。”
“不需要法术。我需要你进入七个世界打碎封印使我解放,作为交换,”光球顿了一下,“我会将你复活,帮助你找到你哥哥。”
“就只能做这么多?”洛基敏锐的察觉到了光球的迟疑,他的直觉告诉他,光球没有说实话,还有什么在瞒着他:“这么点事情,我自己也可以做到。”
“你可以做到?”光球怀疑的问,“我可不这么认为。”
“为什么不?复活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洛基漫不经心的说,“我还能用魔法,地狱是不收我的灵魂的。我最多是等上些日子,我就可以再次重生,到时候我法力还会更上一个台阶,寻找我那傻哥哥还不是易如反掌?但是你。。。?”他抬眼瞟了一眼,“等不了吧?”
“你。。。”光球有些气急听起来,洛基倒是有恃无恐:“你看,你的交易条件,根本没有吸引力,”他停顿了一下,向两边摊开手,露出一个富含诱惑力的笑容:“或者你再加上什么筹码?”
“。。。”光球沉默了。安静了一会,这个蓝色的球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说:“那么加上为你复活这些人呢?复活这些人,”蓝色的光覆盖在漂浮在这个空间里一具具阿萨平民的尸体上,“这个筹码够了吗?”
洛基面前出现了光球为他勾勒的幻象。他看见那个瓦尔基里又拿起了酒瓶,海德拉拄着剑缓慢的站起身,冲他一笑。那几个当时和他一起从萨卡过来的傻傻的反抗军头领,饰演阿斯加德洛基之殇的演员,为他雕刻塑像的雕刻家。。。所有人都活了过来,就和之前一样。
“。。。”洛基沉默的看着这些幻象。这些人都是他所熟悉的,让他们活过来,和正常人无疑的活过来,这吸引力太大了。“我。。。”他开口。
“这是我能够做到的极限了。”光球像是猜到了他要说的,转了一个圈,那些幻象消失了,“交易吗?只要你去七个世界,他们就可以活过来了,你也可以复活,还可以再次见到你哥哥,”光球诱惑到,“而且两边时间换算不一致,你就算去完这七个世界,这边时间也才仅仅过了七天而已,只要付出这么一点点时间,就可以挽回一切。”
“。。。好。”洛基同意了。他也没有太多选择的权利,虽然嘴上说复活很简单,地狱也不愿意收他的灵魂,但是地狱不收,并不代表他的灵魂不会消散。再怎么说,复活都是有代价的。要是自己的灵魂撑不到凑齐复活的条件就先散去,那么那就是真正的一切归零了。
“那么,交易成立?”光球确认般的问。
“成立。”洛基毫不犹豫的说。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开始,第一个世界吧。”
二:第一个世界
解除封印这种事情,在洛基的想象里面,应该是跋山涉水,披荆斩棘,穿越重重迷雾,到达某个洞穴,与那的守护者殊死搏斗,最后在奄奄一息之际,用颤抖的手触及封印之物,瞬间绽开万丈霞光,被禁锢的生灵重获自由…
总之不管怎样,都不太可能是现在这样,自己赤裸着躺在一张铺满了玫瑰花瓣的二米宽的大床上,床头的香薰蜡烛燃出暧昧的气息。身后的浴室里传来水声,洛基回身望去,磨砂玻璃上隐约可见一个高大的身影…
“这是怎么回事?!”他压低嗓音,像漂浮在半空中的蓝球恶狠狠的询问。
“这就是解除封印的条件。”那个闪光球体冷静的说,“你现在位于的这个世界…我看看,对,叫做《囚禁追爱:霸道总裁的替身情人》,你的任务就是和这位总裁完美达成HE结局,达成条件,或者说,解除封印的条件是和这位总裁上床,达成“颤抖中,他哑着嗓子,在他失而复得的真爱耳边落下一吻,说:“我爱你。””
洛基没有说话。洛基惊呆了。他开始有些后悔了,自己为什么当初要答应这个光球来干这种事儿,这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解除封印方式,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你…”洛基压着怒火正要开口质问,浴室的水声却突然停了。
“我要走了,世界开始运转了。”光球一看那个男人有出来之意,瞬间就停止了对话,化为一道光消失了。洛基维持着一个愤怒的表情,看着它消失的地方,不巧,正和那个浴室走出来的男人对上眼。
“!!!”这是洛基今天收到的第二次惊吓。眼前这个金发大胸,不正是他的…哥哥吗?
此时此刻空气像是凝固了。在见到本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的时候,就算是邪神,一瞬间的呆滞也算正常反应。
不过这样就好办了。洛基舔了舔嘴唇。毕竟相比较起和陌生人在一起上演限制级,还是熟悉的,之前有过一段的比较适应。而且既然要求是上床的话…自己蠢哥哥的死穴是什么,也比较熟悉一开始吧,洛基想。
于是他顺从的在床上躺下了,摆出一个暧昧诱惑的姿势,开口唤道:“哥哥~”
然而剧情发展和他想象的有点不太一样。
正常状态下索尔应该早就扑上来了,而不是现在这样,皱着眉在一旁冷静的打量,显现出一种…事不关己的冷漠。
难道自己的哥哥在这个世界性功能有问题?洛基打量了一下对方冷漠的表情想。于是他索性趴伏到床边,抬起头正对着他哥哥的那玩意儿,他注意到那里已经开始起立立正了。很好,他想。起码我哥哥在这个世界没有什么障碍。不过正当他手抚上那个挺立的地方,准备进一步动作时,却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开了。
“你在做什么!”他哥哥,或者说这个世界的索尔愤怒的问。
“???”被推开的洛基陷入了迷茫,这是什么情况?
“你怎么这么不知道羞耻?!我和你只是家族利益的结合!我是不会真正和你在一起的!”
索尔大声咆哮起来,要是还是他雷神时期,外面准的要下起大雨,电闪雷鸣。但现在他只是普通凡人,仅能做到的也只是发出大点的声响。
洛基笑容凝固了。他堂堂邪神,已经如此放下身段恳求诱惑了,但对方不禁没有接受,还如此的嫌弃。洛基一起之下裹着床单站了起来,床上那些玫瑰花瓣随之飞舞,还迷一样使这个剑拔弩张的场景变得暧昧了起来。他站在床上俯视着这个陌生的索尔,恶狠狠的,一字一顿的说:“那你不要后悔!”
两人就这么对峙起来。半晌,索尔率先转身出去了,顺手把房门摔得震天响。洛基也被气的头昏眼花,一屁股坐在床上,把那些床单又裹了裹,对空中怒声道:“出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