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

懒,宅,渣文笔

【主教扎】Happy Ending

看完后鸡血产物…但是被虐的心好痛决定割个腿肉甜一甜自己的现代AU…文笔超烂狗血傻白甜OOC预警…


“和你在一起,只能束缚我的自由!”重重的摔门声传来,科洛雷多无力的的坐回沙发上。


结束了,这一切。


本来和沃尔冈夫的开始就是个错误,现在自己终于把这个错误进行了修正,自己应该感到高兴,对,高兴。


但是还是有一丝懊悔,他还是抓不住对方。


毕竟,凡人怎么能够抓住清风,怎么可以攥取星辰?神明或许可以,可他科洛雷多不过一介凡人,又如何妄想可以禁锢清风,可以占有星辰?


所以他抓不住沃尔夫冈也是必然。


第一次见到沃尔夫冈就是在学校晚会上。当时他作为名誉校友回校演讲,沃尔夫冈则是作为学生代表受邀上台演奏。


那天对方也是这样,一身白衣白靴,坐在漆黑的钢琴前面弹奏。


舞台的灯光照在他的身上,使得对方真的是如同星辰一般耀眼夺目,更不要说他的音乐…


够了。科洛雷多命令自己掐断了脑海里的回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这时候自己应该去收拾一下,然后上床休息。他在脑海中自我命令着,而不应该坐在这里,徒劳的回忆之前。


但是人的大脑就有这一点不好。无论你怎么命令它“停下!”它都不会搭理你,反而还会叛逆似的重复播放的更加起劲。


科洛雷多又想起那一场演奏。是的,不得不承认他在第一眼就被对方迷住了。聚光灯下对方那一身白衣,还有那头偏长耀眼的金发,以及那令他沉醉不已的音乐…


一曲终了,科洛雷多都没回神。他彻底沉浸在对方用音乐为他勾勒描绘的世界里,沉浸在他之前从未见过的这片美好。


再回神时是他发疯似的询问自己的助理关于沃尔夫冈的一切。


他会震惊世界的。科洛雷多想。沃尔夫冈·阿玛德·莫扎特,这个名字注定会名垂千古。


但是在科洛雷多听说了对方那些事迹后,除却年少成名那段,他感到愤怒。


他怎么敢,他凭什么可以这样浪费自己的天赋才能。上帝将那些珍贵的,其余人穷极一生去追逐的宝物赐给了莫扎特,但他做了什么?去酒吧厮混?为姑娘写歌调情?他怎么可以!


此时此刻为了莫扎特愤怒的科洛雷多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情:沃尔夫冈·阿玛德·莫扎特和他之间,并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科洛雷多这时再怎么愤怒,都显得有些滑稽可笑,而且不可理喻。


原本要是此时告一段落…科洛雷多坐在床上,心烦意乱的想着如果。这不是他的作风,但是他控制不住。


我要把他签到自己旗下。当时的科洛雷多冷静下来后想。然后呢?他心里一个细微的声音问,“然后?和之前一样,包装他,捧红他,让他名垂千古,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我也会作为他的伯乐与他并肩而立,获得我想要的。


真的吗?那个细微的声音问,你真的没有私心吗?你明明就想…


“闭嘴。”当时的科洛雷多简单粗暴掐住了自己心里的低语,并且也顺利随后几天在学校的琴房堵到了这位年少成名的音乐家。


他原本想要温柔友好的,可是在看见对方时他却不受控制想到了对方做的那些,那些在他看来称的上是荒唐的事情,于是他伸出手,原本计划的低沉温柔的语调变成了近乎带着怒火的质问:“你…”


你真的该停下了。科洛雷多近乎叹息的在脑海里对自己说。回忆没有任何意义。当时的开始就是错误。现在去洗澡吧,明天还有个合作会议要开,并不能把时间全部浪费在这种情情爱爱上面。作为公司的总裁,自己有义务要对公司负责。


虽然科洛雷多盘算的很好,他也自认为自己的理智已经在脑海里和自己的情感讲和:先休息,明天工作结束后再说这件事。


但是当他拉开衣柜门,入目皆是沃尔夫冈耀眼的白衣时,刚刚握手言和的理智和情感又再次开战,理智再次被排山倒海的情感击打的溃不成军。


“您是…?”沃尔夫冈停下演奏,歪头看向贸然闯入的科洛雷多。


而后者突然陷入了僵硬。


主啊!我在做什么!科洛雷多像是刚刚清醒一般,我怎么可以因为自己一时的冲动就跑来找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交际的后辈说教?我这是在做什么啊!就算我觉得签下他,我也不应该这么冒冒失失的直接找上门。这不仅不符合社交礼仪,甚至可以称的上是粗俗无礼了,现在我是否应该道歉然后离开?过两天再正式发出邀请…科洛雷多脑子混成一团,而小莫扎特也不知道这个突如其来闯入自己琴房的陌生人的打算做些什么,总而言之,两人陷入了一种尴尬的沉默,静的可以听见琴房外面的梧桐树被风吹过划过窗棂的“沙沙”轻响。


“啊!”最后还是沃尔夫冈打破了沉默,“我想起来啦,您是那位科洛雷多学长!”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前几天我记得您还来我们学校做过演讲,我之前听过学长你演奏的小提琴那真的是太棒了!当时就在想要是有可能和您合奏一曲就好了…不过现在也不迟!”他兴高采烈的走向自己的储物柜,翻找起来,同时嘴上也不停,连珠炮似的说着:“我找找…啊在这里!”


他掏出来一把漂亮的小提琴。


简单调试之后他用一种科洛雷多不容拒绝力道拉过对方的手,将这把小提琴和一张曲谱放到对方手上:“学长我们来合奏一曲吧?”他的眼睛亮闪闪的,好似盛满了星光。


怎么可能会有人拒绝这样的莫扎特呢?科洛雷多想。


尽管现在他已经偏离了最早来这里的目的,但是他还是鬼使神差的接过琴:“好。”


这真的是一把很好的小提琴。科洛雷多看着乐谱,试着拉了几个小节,乐声低沉悦耳,而且这谱子…


简直就是神迹!


但这有点不太对。科洛雷多想。他来是为了和莫扎特商量一下签约的事情,但是现在自己开口谈这个,似乎有些过于煞风景了。于是他试图开口说些什么,将话题转回正轨。但想了又想,他也只能说:“这把琴…很不错。”


“我也这么觉得!”沃尔夫冈在他把琴接过去后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坐在了钢琴前,听见对方的赞扬,他头也没有回,回了一句后就在钢琴上敲了几个音:“学长,我要开始了!”他快乐的大声说,好像一个刚刚发现厨房糖果柜没有锁的孩子。


“等等…”科洛雷多想要阻止。他想说他其实有一段时间没有碰小提琴了,他还想说自己此行的目的也不是来和他合奏的,但是当对方琴声响起,他便再也开不了口了。


音乐之神席卷而来,用音符将他围住,拥抱他,亲吻他,对他的理智攻城略地,将他彻彻底底拉入这个奇妙的乐章,蛮横的要带着他一起共舞。


我抵抗过了。科洛雷多想。但我失败了。他又想。那么为何不干脆顺从本心?主曾教导我们要对自我诚实,所以…


他跟随着对方,拉起了琴,加入了这支舞。


TBC

评论

热度(18)